圈地为牢

我穿过窄小的胡同,闻到下水道腐烂的臭气,头顶有滴滴拉拉落下来的水珠,我听到有夫妻在吵架,听到小孩儿的哭闹,听到房门口坐着的老太神经质的骂骂咧咧,这一切在以前本该让我觉得恐惧,但现在,我只有麻木,和莫名的心安,我想,这一切,那么陌生,我想,我终于是离开那个惊悸到心脏皱缩的现实世界了。“小林啊。”房东在门口等着我。“大叔。”房东带着点局促温和的笑说:“你这...

这个后宫不对劲

热!从骨子里冒出来的热让慕浅不断在光滑冰凉的被子上摩擦,直到手狠狠撞到床边,才被一阵疼痛惊醒。这是在哪?慕浅迷迷糊糊地想着,眼前陌生的景象和身体里传出的热意让她感到不安。“滚出去!”一声怒吼从身边响起,慕浅感到腰间一疼,整个人被踹下床榻。但慌乱间摸到的一抹凉意,却让她神智清醒了不少。看着明黄奢华的架子床,以及周围古朴而不失精致的装饰,慕浅可以确定,她穿...

不装了,哥就是豪门

白雾咖啡厅。王皓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,看似冷静,可实则此时,他却没有心思细细品尝。就在一个小时之前,他的飞机刚刚落地,手机就收到了一条奇怪的信息。上面没有文字,只有一串数字。这是他和自己的初恋女友苏晴的暗号,可早在六年之前,苏晴就毅然决然的跟他分手了。现在忽然给自己发一条这样的信息,让自己在老地方等她,是什么意思?王皓眼神如鹰一般锐利,四下的扫视着,...

爱你,皆是过往

夏言出狱那天是个难得的艳阳天,她手上拎着一个洗得发白的帆布包,里面是她这三年来的全部家当。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,送她出来的女警官对她说:“出狱后重新做人,不要再犯错了。”她点了点头,缓慢地走了出去。腿上的旧疾提醒着她,这三年来她经历了什么。也没有人知道,她本不应该被困在这个隔绝外界冰冷无情的铁笼子里的。因为身无分文,夏言只好沿着大街走。还是记忆中那些熟悉...

我在仙界种田

一条宛如绿色彩带的河流映衬在阳光下波光粼粼,河流直连着的是一座秀丽的青山,在这青山脚下,溪河村房屋与山间的白雾缠绕,环境甚是优美。戴着草帽来到农田,高山看着一望无际的西瓜地,还有西瓜地中心的一片紫色海洋,心里一阵怡然。还好没人到自家地里来嚯嚯,不然还不一定什么样呢。很多年没干过农活,高山一时不知从何下手,他坐在田间,拿出那摔坏的手机摆弄着。“这是什么?...

折服

夜晚的病房,万籁俱寂。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弯着腰第三次对蜷缩在桌下,披头散发,看不清面容的年轻女人道:“少奶奶,你就算拖着也没有用。少爷势必是要迎娶林小姐,跟你离婚的。你就算现在不签字,等你出院了也还是要签字的。”年轻女人像是听不懂他的话一般,使劲抠着拇指的指甲,始终都没给中年男人一个眼神。吴江面露无奈,闪过一丝怜悯,仍旧说着残忍的话:“离婚协议我放在这...

君子有酒

春雨绵绵。浇不灭萧府别院的大火。素菀跌跌撞撞从火海里跑出来,浑身发晕。她看到那个男人向她走来,她狼狈的伸出手,虚弱地笑:“阿衡,你来了。”随后的事,她不记得了,她昏了过去,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雨霖院。带她回来的不是萧衡,是丫鬟琼枝。而她刚刚看到的那个身影,也不过是跑来救火的下人罢了。素菀伤的不轻,逃出来的时候因去挡那烧塌的门框,手臂被砸得血肉模糊。...

无处逃脱

卜海市星月酒吧花红柳绿的酒,嘈杂震耳的音乐。疯狂痴迷的舞步,城市的男男女女在这里身着艳丽,肆无忌惮挥霍自己的青春。闪耀的急促霓虹灯就像催魂药一样,吸引着一个又一个饥渴而有需要安慰的心灵,寻找各自的猎物。此时门口突然行驶过来一辆红色的法拉利,一女子从车里走出。一袭酒红色的长发披泻下来,清澈的瞳孔中带着一丝妖媚,白皙无瑕的皮肤令众人羡慕,紫色的嘴唇露着妖精...

战神之君临天下

十月微凉,叶落知秋。东平市。永安墓园。五官凌厉,身材巍峨,神情却有些悲痛的苏炎,肃立于一座墓碑前,面色清冷,心若寒冰。“静茹,我回来了……”苏炎声音颤抖,面露悲伤。坟墓的主人,正是他的发妻,王静茹。“将主,当心身体……”一位身着軍装,英姿飒爽的女子,在身后恭敬的说道。只见这个女子,虽然一身戎装,但也难以掩饰其曲线毕露的身材,反倒有了戎马的气质,平添几分...

重生神婿

东安市,鹅湖大酒店。晚上八点!最顶楼豪华包厢里杯盘狼藉,不时传来靡靡之音。醉倒在桌子上的杨天,悠悠转醒,想要站起来,却忽然听到一声脆响,就连忙按住心思不动。随即传来男人的怒吼:“贱人,敢打老子!看来真是一匹烈马,不知你那废物老公是怎么驾驭得住的。”听得出来,男人是在对一个女人发火,而且似乎是来了很大的情趣。“该死的贱人,还不乖乖给老子就范,难道你不想要...